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心理

我屡屡攻击别人,可我并不是坏孩子——扇老师一巴掌的顽劣少年

2019-07-12 12:43:42 >> 编辑:健康小卫 >> 人气:9991
导读:欢迎加入心理学与哲学读书社群——考拉读书会与潜医识研究会。共享读书3000本,带你自学心理治疗,激发潜医识,做自己的心理医生。致力于心理读书与心理治疗公益,欢迎心理学爱好者加入我们考拉读书会。本文是青少年心理专栏《探索弗洛伊德精神分析,勇敢成长》中的

我屡屡攻击别人,可我并不是坏孩子——扇老师一巴掌的顽劣少年

欢迎加入心理学与哲学读书社群——考拉读书会与潜医识研究会。

共享读书3000本,带你自学心理治疗,激发潜医识,做自己的心理医生。

致力于心理读书与心理治疗公益,欢迎心理学爱好者加入我们考拉读书会。

本文是青少年心理专栏《探索弗洛伊德精神分析,勇敢成长》中的文章,作者是考拉读书会专栏作家,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,绘画心理分析师安一。

青少年心理咨询案例背景资料:

刘欣,男,10岁。由于在学校与老师发生肢体冲突,拒不给老师道歉,遭到父亲殴打,因此拒绝上学。母亲提供的背景资料:早在8、9岁时,就与老师有过较为频繁的语言冲撞,每次老师都原谅了他。但最近一次冲突升级,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扇了老师一把掌。虽然老师也依然原谅了他,但父亲不肯轻易放过。咨询经过: 很显然,一个孩子在只有8、9岁的时候就与老师不断发生语言冲突,并且维持了近3年的时间,最后升级为肢体冲突,在他的心里一定积累了极为强烈的愤怒。

起初,刘欣几乎全然抗拒咨询,如果不是母亲求他来,他是绝对不会来的。面对咨询师,他不屑一顾,对所有的提问均以“不知道”作答。咨询师虽然知道他的一些成长背景,但刘欣是怎么认识怎么感受的,要他自己描述才是最真实的,所以咨询师采用了迂回的提问大致得到了他心中的“成长路线图”:因为父母在外创业,一岁时,刘欣被送到爷爷奶奶身边。6岁时,刘欣回到自己家。尽管父母极力讨好,满足他一切合理的、不合理的愿望,可是,刘欣始终无法与父母走近,就连母亲想拍拍他肩膀他都会躲避。

父母虽然事业有成,有数亿家产,由于都只有高中文化,他们对儿子的学业寄予了很大的希望。可是,小学一年级时,刘欣的成绩就经常亮红灯,这让父母非常失望。母亲很焦虑,因为儿子的成绩整夜整夜睡不着,但对刘欣的态度亲很焦虑,因为儿子的成绩整夜整夜睡不着,但对刘欣的态度还算温和;父亲则常常怒吼甚至动手,致使父子关系非常紧张。去年,刘欣冒犯了老师后,父亲用钢筋棍揍他。这让刘欣对父亲的记恨达到了顶点,但是,在刘欣的心目中,那是他的父亲,他不会也没有力量还击,就只能把针对目标转移,对老师、对同学,以至对周围的其他人都在千方百计地语言攻击。 “爸爸做什么你可以原谅他?” “做什么都没用!我要记他一辈子!”这是在第三次咨询时刘欣说出的心声。

转机出现在第五次,当我们聊到他母亲时,他流泪了。在刘欣的心里,不仅有他自己对父亲的积怨,而且还承接了母亲对父亲的怨愤。母亲在创业最困难的时候没有得到丈夫物质与精神上的任何支援,她一直愤愤不平。刘欣虽然并不很清楚具体的事情,但母亲的怨愤他感受到了,母亲的艰难他也感受到了。第五次咨询中,咨询师提到刘欣的母亲:我看到你妈妈似乎有些焦虑,当我说到你的时候她一直在流泪。刘欣用手遮住眼睛,泪水从指缝悄悄流了出来。当他发现咨询师在看他的时候,他不停地使劲挤眼,往回憋自己的眼泪,然后,他把简易沙发不断地挪来挪去企图掩饰自己的情感。在这个过程中,咨询师始终默默地看着他感受着他的焦躁不安,他内心强烈的冲突,直他到坐下来静静地、全心感受情感释放的过程。50分钟,几乎都是在静默与泪水中渡过,也就从那个时刻开始,刘欣才真正敞开了心扉。

在最初的几次咨询中,刘欣拒绝任何技术,比如绘画、沙盘等,因为他听说,用这些工具咨询师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心里想什么,直到那个下午放肆地流过泪之后,他开始可以与咨询师商量使用的技术和工具,并在以后的咨询中渐渐与咨询师一起做了深入的探讨。

咨询经验感想:

随着心理知识的普及,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咨询常用的技术与工具,他们“反咨询”能力越来越强,阻抗的“技术”越来越高。那些被动来咨询的人,对于咨询师的提问,他们拒绝思考;对于一些情绪,他们拒绝感受;对于咨询技术,他们拒绝使用,所以,建立信任关系变得比较难。所以,如何抓聚焦一个令来访者不太痛的痛点就变得很关键。对于刘欣这样一个来访者,如何让他把压抑了很深、很重的愤怒得以表达,这个痛点的选择就变得非常谨慎。咨询师正是在这个间接的痛点上撕开了一个口子:刘欣母亲的艰辛与委屈。当这个口子被撕开,刘欣内心的冲突达到了一个峰值,表现在行为上就是流泪、掩饰流泪、把沙发搬来搬去。咨询师静静地看着他把一刻停不下来的行动,与他一起感受着他内心的左奔右突:他在表达愤怒,在掩饰脆弱。当刘欣渐渐静下来流泪时,他强烈的内心冲突得到了纾解,咨询师与他一起静静地沉浸在委屈的情绪表达中。当他的愤怒和委屈得以表达,他的攻击性也就得到了减缓,这是来访者的成长过程,也是咨询师的成长过程。

读懂孩子:

我屡屡攻击别人,可我并不是坏孩子。从案例中可以看出,刘欣在6岁之前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,与父母情感疏远,尤其是与父亲,当情感链接还没有建立起来时,由于学习成绩的原因,父亲用吼、打骂一次一次更深地伤害了父子关系。这种伤害由于父亲的身份和身体强弱的对比,刘欣采取了隐忍的态度和方法。这是一种防御。父亲长年累月的语言和行为暴力,使刘欣一次次受伤,被压抑的愤怒逐渐进入潜意识成为一种无意识的感受,产生向上向外的动力,表现在行为上就是攻击别人。所以我们常常会看到一种人,他们说话特别刻薄,或者常常挑衅别人;我们也可以看到这样一种人,小小不言的事情就足以让他火冒三丈,拍桌子摔板凳,旁观者感觉不可理喻。我们会习惯以不道德、自私、坏来评判这样的人,其实,那都是压抑在内心深处未被表达的愤怒,如果他的潜意识中没有被压抑的愤怒,那么,长大后,他就不会有这样的攻击性。同理,如果一个人幼年时被温和对待,或者愤怒被及时、合理地表达,那么,成年后,他的性格就不会那么易激怒,不会那么偏激。刘欣就是这样,他把压抑的愤怒发泄到了老师身上。从表面来看是老师就是这样,他把压抑的愤怒发泄到了老师身上。从表面来看是老师不公正地对待了刘欣,其实质是刘欣对父亲的愤怒溢出来“波及”到了老师身上,老师对他的言行仅仅是刘欣爆发的“引信”而已。同样,在与同学相处的过程中,刘欣同样表现出了比较强烈的“攻击性”,也影响到了他与同学的关系。而且,他对社会的看法很偏激,常常以偏概全,用一些极端的言词评价社会上的一些负面现象。下一次,遇到刘欣这样的孩子,请善待他们——他们内心深处有创伤,他们需要被我们温柔以待,需要被疗愈。

后记:关于考拉读书会:

考拉读书会和潜医识研究会是心境障碍亲历者的自愈联盟,也是心理学爱好者的读书社群。考拉读书会的读书自愈理念,生命哲学思想发端于香港著名心理学家钟灼辉博士。我们倡导共享读书,学习心理治疗理论和实务,编写心理专栏,传播心理科普知识,激发潜藏在每个人身体中的自愈潜能,做自己最好的医生。

考拉觉醒之路:每周读一本心理书

心理学家钟灼辉:潜医识自愈专题

考拉读书会圈子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心理测试:第一眼你最想吃哪款巧

心理测试:第一眼你最想吃哪款巧


返回首页